臺海網(微博)12月10日訊 儘管反對的民意聲浪高漲,日本參議院依然表決通過備受爭議的《特定秘密保護法》。臺灣《中國時報》10日文章稱,即使被《朝日新聞》痛批是“違背民意的權力暴走”,安倍也只能橫眉冷對千夫指,硬撐到底了。分析人士反問這是否讓日本走向“警察國家”的地步?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這是繼通過創設《國家安全保障會議》規定保密期限不得超過60年,但政治掛帥的立法總有例外原則,因此新法還有例外條款,對國家不利的情報信息,可以被半永久性地指定為“秘密”。簡單說,這些以攸關國家安全為名的“秘密”,很可能被永遠封存,終至不見天日。
  《特定秘密保護法》的出爐,無論是對本官僚體系、在野陣營乃至社會各界都帶來極大震撼,輿論反應尤其強烈。依該法祭出的嚴刑峻罰,國家公務員若泄密將被處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,合謀者和教唆者都將被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  國安會的創設與特秘法的立法,被視為安倍建構“強大國家”不可或缺的雙翼,在有法、有人甚至有預算的情況下,內閣將可藉此強化秘密管理與情報搜集的工作。然而,這勢必引發諸多負面效應,比方說,公務員在面對媒體時將因擔心遭到懲罰而綁手綁腳,不僅嚴重限縮媒體的採訪自由,也扭曲政府信息的透明化,侵犯社會大眾知的權利。
  另一個嚴肅的課題是,誰來決定秘密?以及為了避免濫權所需的監督機制,又是如何規範?根據《特定秘密保護法》,職司決定秘密之責是官僚,但裁量空間充滿想象,而調查是否勝任秘密處理的評估工作,是警察的公共安全部門。舉凡被列為評估對象的公務員和可能接觸機密的民間企業人士(譬如電信),其個人醫療資料及親屬關係都可能被列入調查。
  批評者認為,如此一來,只要涉及國家機密者,依新法豈不是連祖宗八代都要全面清查?這是否讓日本走向“警察國家”的地步?其次,在內閣中成立“情報保全監察室”,讓官僚來監督負責指定秘密的官僚,又算哪門子的監督?
  《特定秘密保護法》之所以在日本掀起軒然大波,正是源自整部法案假借國家安全至上的名義,實則卻有侵犯人權、迫害言論自由之虞。不僅在野陣營強烈抨擊,媒體、學界、公民團體乃至藝文界更是群起撻伐,其中,由導演高畑勛、宮崎駿、山田洋次、降旗康男及是枝裕和等269位電影文化人發表的聯合聲明,對安倍政權發出嚴厲的批判。
  這些代表社會良知的文化工作者在聲明中表示,過去前輩們曾被迫為戰爭提供協助,如今在反省中,日本電影界開始戰後的新步伐,因此無法容忍剝奪知情權、影響言論自由的特秘法。資深導演降旗康男甚至寫道:“為了不倒退回到二戰前、二戰時的日本,我們唯有堅決抵抗。”
  日本政府曾在二戰前頒佈《軍機保護法》,此舉助長了當時的軍國主義勢力,從而打壓反戰言論、排除政治異己,最後發動東亞侵略戰爭。降旗的憂心即在於此,這也是民間為何有近6成民意反對立法的原因。
  所以,當安倍把話講白了,就算支持率下降,也一定要在國會本會期通過時,世人這才明瞭,擔心夜長夢多的背後,安倍早有接受反對民意衝擊的心理準備。即使被《朝日新聞》痛批是“違背民意的權力暴走”、《每日新聞》指為“日本議會政治史上的最大污點”,安倍也只能橫眉冷對千夫指,硬撐到底了。(張瑞昌)
  責任編輯:燕子  (原標題:台媒:安倍挨批硬撐到底日本當“警察國家”?)
創作者介紹

新垣

gw28gwse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